不封城不足量测试 日专家:东京可能变成下一个纽约


3月20日15点51分,西昌市泸山发生森林火灾。当晚,在强劲风力的作用下,火势逐渐失控。有村民进山扑救,也有人组织了一场869人的大撤离。增援扑救的宁南县21人打火队,有18人牺牲,1名当地向导也没能走出火场。

宁南县3名受伤的扑火队员陈友冲、岳仕明、陈科金则被转移至凉山州第一人民医院救治。4月1日晚间,新京报记者探访该院二楼烧伤科了解到,目前,伤势较重的陈科金、陈友冲在ICU救治。伤势最轻的岳仕明在烧伤隔离病房治疗。

(文中王建富、周玲玲、李晖、桂勇、王雪、曾安、吉克为化名)新冠病毒不认国家、种族、政治,在全世界发起猛烈攻击,哪个国家抗疫做得好或者不好,一目了然。

桂勇回忆说,火蔓延的速度加快,烟有两三层楼高。火势一大,打火队的吹风机不敢开,只能灭小火。

西方其他国家的情况也都是这样,政府干得太差了,手笨所以练就了一张“灵巧的嘴”。

3月以来,西昌进入干风季节,天气异常晴热。算到3月30日,已经20天没有下雨。

人们摆放的纪念19名牺牲人员的挽联。

一名马鞍山村民告诉记者,此次山火前一天,是黄历上坟的好日子,村里半数人都去上坟了。“我也去了,先在卡口登记,才能进去上坟。我们村的坟多分布在山脚下,半山腰上有马道街道居民的坟。“据我了解,起火的那天,我们村没有去上坟的。”

李晖介绍,马鞍山有4名岗哨员,按照程序,发现火情后,直接上报给村长或者支书,再由村里报警。后来,村支书带人上去救火,但火势太大,怎么也灭不掉。

23时10分,在冯才勇的带领下,21名扑火队员从蔡家沟水库上山,前往集结地扑火。